河南安阳韩陵镇一村干因公死亡后家属深陷“敲诈门”

2018-06-11   作者: 编辑部   来源: 未知

2017年9月下旬的一天,河南省安阳县韩陵镇前马村党支部书记刘建军,一个村民心目中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村干部,在接到镇党委的罢黜通知后,悲愤交加,心脏病突发并进一步恶化,含恨倒在了安阳市第六人民医院病床上。 这位曾被安阳县委表彰为优秀共产党员、韩

 2017年9月下旬的一天,河南省安阳县韩陵镇前马村党支部书记刘建军,一个村民心目中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村干部,在接到镇党委的罢黜通知后,悲愤交加,心脏病突发并进一步恶化,含恨倒在了安阳市第六人民医院病床上。

  

      这位曾被安阳县委表彰为优秀共产党员、韩陵镇村优秀党支部书记的猝死,在社会各界人士中引发热评:一个屡受表彰且受村民拥戴的优秀村干部,怎么会在短短一个月内身份反转,一落千丈,无端遭受部分人的人身攻击,并被上级领导借故罢免并因之含恨离世了呢?前马村党支部全体支委一致反映,因为有人看好前马村的土地开发前景,一直觊觎着村支部书记这个位置,刘建军身居其位,挡了他们的发财之路,所以年年换届时从中作梗,更不惜向镇不良领导进行利益输送,从而对刘建军施压;在刘不予理睬的情况下,不惜联手设局构陷,致使刘建军在不知情状态下进入别人预先布置好的陷阱,然后在“四面楚歌”中工作陷入被动,被别有用心者找借口轻轻松松地拿下村支部书记的位置。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局让刘建军蒙冤被黜,不堪重负死于医院的呢?又是什么人在刘建军死后威逼利诱其家属签署不公正协议,而后又以敲诈之名拒家属以千里之外,不履行刘建军因公殉职的正当合法赔偿呢?

  

      为此,媒体远赴河南安阳县进行了实地走访、调查中了解到,安阳县韩陵镇前马村村民冯生凯(又名冯月平),长期在外做生意发了家,前马村历次换届选举,他都要专程从外地赶回参选,但却次次落选。为了前马村支部书记的位置,冯生凯寻找各种人际关系,通过安阳县人大主任魏某结识了韩陵镇党委书记郭建国,包片副镇长王传宝二人,三人结成利益共同体,铺开了一张将前马村现任领导班子整体换血的大网,并一步步开始实施。前马村《2016年因灾损坏房屋修复情况补助情况表》(补偿名单)里,即村两委于2016年8月29日向镇政府提供的洪灾补贴名单,根本不存在邻村村民张泽明、吴进连、吴丙申三人。补偿名单的每一户都有包村干部、支书、村民代表及每户本人亲笔签字。但是韩陵镇副镇长王传宝将前马村《2016年因灾损坏房屋修复情况补助情况表》(补偿名单)里,将邻村村民张泽明(东大伏村人)、吴进连(芦湾村人)和吴丙申(东大伏村人)三人分别插入补偿名单第1页第27行、第4页第34行及第5页第31行后,由冯生凯组织同村村民卢海润(运)和卢和平上访,副镇长王传宝则以有人上访为由要求村两委公示补偿名单。

  

      2017年9月10日,副镇长王传宝将这份有“水份”的补偿名单让前马村党支部副书记冯彦贵公示。接下来,心照不宣的冯生凯“积极配合”副镇长王传宝的行动,发动不明真相的200多名村民于2017年11日至13日三天的时间里,多次到镇政府上访,混淆视听,制造混乱。副镇长王传宝则火上浇油,激化矛盾,上级政府规定不是村里基本住房的不予补偿,副镇长王传宝却向不在村里居住的上访村民承诺:每户补偿1000元,还让工作人员进行现场登记。

  

      2017年9月14日上午,冯生凯等人煽动不明真相群众到村委会施压,就补偿名单中有外村人等“要说法”,王传宝则以副镇长名义向村支两委施压,通知村支两委就补偿名单向冯生凯等人进行说明。冯生凯等一干人借机围攻侮辱谩骂村支两委干部并阻止村支两委干部进行说明。中午王传宝和冯生凯、张爱顺等密谋后于下午又以此为由再次通知两委干部到大队部,张爱顺和卢海滨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辞职材料,逼迫村支两委干部签字辞职,上演了一出现代乡村版“逼宫”戏:刘建军在遭到围攻辱骂后导致心脏病发作,艰难地离开村委会去看病。副镇长王传宝作为包村主管领导不但不控制场面,反倒呵斥责骂“不签字也得滚蛋,早就不准备让你们干了!”9月15日上午9点多,副镇长王传宝打着村支两委开会的旗号,将村支两委有关人员集结到村委会大院,冯生凯则指使卢海滨、卢卫红、卢红军等人将两位委员李芳枝、冯天顺、田九凤等人锁在了大院里,限制其人身自由,又于下午到村委会砸门闹事,继续施加压力,逼迫村干部签字辞职。
 
      9月16日,副镇长王传宝以冯生凯等人对外出困难农名工补助有异议为由,让副支书冯彦贵通知兼职扶贫工作的计生专干李芳枝到大队部向冯生凯等一伙闹事者作说明。冯生凯等人早已虎视眈眈,李芳枝一到大队部即被卢海滨、张九娣等四五个人围攻,李芳枝逃脱后又被副镇长王传宝借职位之便命令李芳枝到大队部向以上人员道歉,致使李再次受到殴打。副镇长王传宝不仅不加以阻止,还在出警的民警面前对打人者“庇护有加”,对村委干部大加呵斥。当晚张九娣等人在冯生凯的指使下又到李芳枝家闹事,李报警后,冯生凯则在微信群里组织不明真相群众阻止民警执行公务。

  

      2017年9月18日上午,“逼宫”闹剧再次上演。韩陵镇党委书记郭建国违反组织程序,在没有召开镇党委会的情况下,私自安排副镇长王传宝向前马村主持工作的冯彦贵宣布,免去刘建军支部书记职务,免去卢兆强、卢春荣支委职务,免去冯天顺、李芳枝村干部职务,让闹事的冯生凯、卢海润(运)参加支委工作。9月18日晚,副镇长王传宝按照镇党委书记郭建国的指示,通知卢兆强将“免去刘建军等人职务,让组织上访闹事的冯生凯、卢海润(运)参加村支两委工作”的决定告知村支部书记刘建军,连日来心力交瘁的刘建军听此消息后,悲愤交加,心脏病再次复发恶化,送往安阳市第六人民医院,抢救无效后含冤而亡。
 
      悲痛欲绝的刘建军之妻卢建芳多次向韩陵镇党委书记郭建国等领导反映情况,镇党委书记郭建国却口出狂言,此事与镇党委、政府无关,你们爱上哪告就去哪告。期间,卢建芳向安阳县信访纪检部门、安阳市信访纪检部门一一寻求帮助,却处处碰壁。无奈之下,刘建军之女躲开层层围截,于2017年10月14日到北京上访。为了阻止刘建军家属不再上访,2017年10月16日,由韩陵镇镇长霍明星出面与刘建军家属达成协议予以赔偿,后又出尔反尔,以刘建军家属敲诈为名不予履行。一出翻手为云覆手雨的“逼宫”大戏,将国家和人民赋予的权利运用的得心应手。此次事件发生后,耐人寻味的是韩陵镇党委书记郭建国调任安阳县农牧局局局长,副镇长王传宝则对此事闭口不谈。
 
      前马村前任老支部书记卢兆强说:“那一段时间,村里极不稳定,几个莽撞的年轻人几次锁了两委会大门,逼迫刘建军写辞职报告,建军身心状态极差,极为痛苦。”“我个人认为,现在的全体班子成员一致认为,建军是个好同志,是村上的好领导,安阳县委表彰刘建军为优秀共产党员,镇党委颁发韩陵镇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党支部书记荣誉证书就是最好的证明。”
 
      刘建军生前:“看来这是硬掐号,大翻盘,就是彻底不让我们干了。现在没到换届的时候,我们没犯什么错误,不按组织程序谈话,没有把我们现任村干部放在眼里。”
 
      前马村副支书冯彦贵:“2017年9月10日上午,我和会计卢春荣去镇政府领取水毁房名单和补偿款存折,王传宝副镇长给了我前马村名单,指示我张贴公式一份,复印给告状的卢海润、卢和平、卢海运一份,下午三点张贴出去后第二天上午就炸了营,有围攻两委的,有围攻村干部的,胡乱辱骂就开始了,特别是对榜上三个外村村民的补偿名单很有意见,说是大队干部私分了。”
 
      前马村计生和扶贫专干李芳枝:“2017年9月11日早上,不明真相的村民围攻村委会及村干部,冯生凯组织200多人接连几天到镇政府上访。9月14日下午逼迫村干部签字辞职,特别是支书感觉难受要去看病,他们说必须签字后才能走,最后看他难受的实在不行才让走的。走后闹访者说签不签都不能干,并问王传宝‘明儿咋办?’,王传宝说‘谁来就来,谁不来就滚蛋!就别干了!’”
 
      2018年6月1日,记者一行在安阳采访到了刘建军的妻子卢建芳,现如今的她因为害怕镇派出所工作人员的围追堵截正避祸于安阳市区,谈及七八个月来的不幸遭遇,卢建芳老泪纵横泣不成声:“现在有家难回,家里的地也闲置抛荒着,怕警察找麻烦,我和二闺女都不敢回村,怕派出所警察拘留,人家放了话的,说我们一家人和亲戚好友联合诈骗,现在我妹夫刘海军和侄子卢海滨都已经被刑事拘留了,刘海军已经进去半年了,而卢海滨也进去快一个月了,家里的人因公身亡,问人家要赔偿,反倒成了敲诈,这叫啥事?!”说着她提供了一份协议书,该协议书签自2017年10月17日,内容大致如下:因刘建军于2017年9月19日发病住院,经甲乙双方共同协商达成一致意见,由甲方共支付乙方28万元整,第一次于今天支付10万元整,剩余18万于2017年11月30日前付清,同时刘建军家属与相关人员不再因刘建军住院一事提出任何要求,并在甲方履行支付余款18万元后乙方不再追究此事。本协议一式两份,甲乙双方签字后生效。协议中甲方签字人为韩陵镇镇长霍明星,乙方签字人为卢建芳及其子刘万,见证人为刘建军姐夫刘志军及前任老支书卢兆强……白纸黑字历历在目。可就是这样一份郑重的协议书,却成了刘建军妻子及其亲朋好友要挟并敲诈韩陵镇镇政府的“有力证据”,听来令人匪夷所思。
 
      据前马村前支书卢兆强回忆,2017年10月17日签协议时,在场人员有韩陵镇镇长霍明星、党委书记郭建国、乡人大主席陈爱斌、镇派出所所长武永伟、市公安局包片某领导、刘建军之妻卢建芳、刘建军之子刘万以及前马村前支书卢兆强及刘建军姐夫刘志军等人,协议签字之日由霍明星镇长与包片副镇长王传宝从自己卡上各将5万元转至卢建芳名下的农商银行账户。
 
      签字当日,甲乙双方均表示同意协议所签内容,并无异样征兆。然而就在2018年元月24日,死者刘建军的妹夫刘海军却被韩陵镇派出所以涉嫌敲诈为由拘捕进了安阳县看守所,迄今长达半年之久,2018年5月15日又以同样的罪名将卢建芳侄子卢海滨羁押在安阳县看守所。“警察还威胁说要抓我和我二闺女,所以我们现在都不敢回村了,小外甥女(外孙女)也没法上学……”,卢建芳的脸上尽现无奈与惊悸。“韩陵镇警察还说要抓我,想让我作假证,坐实了罪名,他们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结案了。我要一进去,整个刘家的天就彻底塌了!”死者刘建军的姐姐在说这话时,身为教师的她也露出了少有的愤懑之色。记者在走访中听众多知情人分析说,还不是要余款要得急了,镇领导们反悔使坏呢。为了了解事实真相,记者再赴韩陵镇,适逢韩陵镇办公室装修,据镇办公室人员说镇领导都在,可当记者拨通电话并表明来意时,镇长霍明星,开始说约在下午见面,后又改口说让去宣传部报到,办公室一位自称是办公室主任的张姓工作人员也改口说霍明星在市政府开会,要开一天。拨通副镇长王传宝的电话,则被告知本人远在郑州开会。之后记者一行在韩陵镇派出所见到了所长武永伟,作为该案见证人与具体执行者的武所长,听明记者来意后如临大敌,在向上级领导打了将近20分钟电话后,先是让记者去公安局新闻科报到,后又让到市县宣传部打招呼,办案细节自己不便透露。一桩已定性的涉嫌诈骗案,又有什么不好公之于众的呢,难道其中隐情触及了什么重量级人物及其利益集团的底线?
 
      在这里,国家公器被存有私欲的人运用得淋漓尽致,优秀村干部的猝死,成为当地坊间茶余饭后的热谈。刘建军何时才能在死后恢复其应有的清誉,县镇两级领导何时才能给该事件及死者家属一个合理的交代,社会各界人士拭目以待!(春晓 一夫)
  来源:河南安阳韩陵镇一村干因公死亡后家属深陷“敲诈门”-法治热点-创世老兵文化网-致力于打造全方位的老兵文化信息平台  http://www.cctv-js.com/index.php?r=default/column/content&col=100044&id=5121
  来源截图:
  

  • 责编: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