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事方独尊山村支书赵国民叫嚣:我省里有关系,有本事你告我啊!

2018-03-12   作者: 编辑部   来源: 未知

世上存在着不能流泪的悲哀,这种悲哀无法向人解释。 没有良知的人,从不承受痛苦。 我,一直都在耐心地等,即便被骂作无能无为,也始终信任交警依法办案,坚持等一个符合事实、回归真相的结果。 直到第69天,远超过法律规定的处理期限(60天)9天,交通事故

“世上存在着不能流泪的悲哀,这种悲哀无法向人解释。”

    “没有良知的人,从不承受痛苦。”

    我,一直都在耐心地等,即便被骂作无能无为,也始终信任交警依法办案,坚持等一个符合事实、回归真相的结果。

    直到第69天,远超过法律规定的处理期限(60天)9天,交通事故认定书才下发:肇事者赵文昊全责。

    作为受害方,遇到的是无赖无信的加害方。从来没有听过一句道歉话的我,只要与肇事方沟通,就会受到“关系”的威胁。

    记忆是强迫的,也是痛苦的。

    10月1日那天,举国欢庆祖国母亲的伟大生日。天安门广场的花篮北侧,赫然写着“喜迎十九大”。

    可在我的家乡—黄冈106国道阳明搅拌站门前路段,肇事者赵文昊的违规驾驶,致使我的父亲母亲惨遭严重车祸。尚有意识的爸爸,忍着剧痛,拨打了120。所幸,医护人员及时赶到,紧急抢救我那全身流血不止、伤情严峻、血肉全然模糊的妈妈。

    当妈妈还在手术室抢救时,赵文昊跪到爸爸的病床面前说:“叔叔我错了,全是我的责任,我对不起阿姨。我是方向盘打滑,才撞了您的!”

    方向盘打滑?

    车祸未发生前,爸爸戴着头盔载着妈妈,骑行速度维持在30公里/小时,沿非机动车道右侧边沿前进。宽达12米的路面,三条车道并行,视野开阔,光线充足。

    为什么赵文昊能从快车道直接冲破两道隔离带,继而追尾在非机动车道右侧边沿爸爸的摩托车?

    为什么爸爸的摩托车被撞击后加速前进20多米左右腾空、爸爸和妈妈连续翻了七八个跟斗才落在右侧放水沟里?

    为什么肇事车辆追撞爸爸的摩托后,刹车距离接近48米?

    接到电话,我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手术室外,我认清了肇事者赵文昊。简单询问事发经过,我问赵文昊的驾驶证信息。他用衣袖抹抹眼泪,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本本,让我查看。此时,与车祸时间相隔3个多小时,肇事者依然随身携带驾驶证,我很意外。

    来不及继续了解,医生通知我到手术室签署知情同意书。等电梯时,无意发现赵文昊在笑,笑得如花枝乱颤。他回头,对视我,表情马上僵硬。

    见到妈妈,已经是在第一轮急救手术后。我怎么也没想到,素来健朗爽快的妈妈成了血肉模糊的病危者。想要描述妈妈当时那人见人惧的伤情,竟无语哽咽。只能以医生的诊断介绍公布。

    患者宋佑华病情介绍

    “多处损伤”“各处流血不止”“失血性休克”

    面部:

    “双侧眼眶青紫肿胀”“左下眼睑挫伤”“左侧面部广泛挫裂伤明显挫伤,多处裂口渗血”

    “右额见长约3.5cm挫裂伤”,“右眉弓外侧见长约2cm挫裂伤”

    “上唇挫伤肿胀,见长约5cm裂伤出血不止”

    头部:“局部头皮明显肿胀”“多处头皮裂伤”“左枕部见4cm头皮裂伤”

    颈部:“活动时疼痛明显”“C2椎体骨折”

    肩部:“双侧青紫肿胀触痛”“右肩部明显肿胀”“右锁骨骨折”

    腰部:“右侧肾上腺区血肿”

    背部:“背部及骶尾部皮肤青紫”

    胸部:“胸部有触痛”“右胸前青紫肿胀触痛”“左侧第2-7、第10-11骨折,右侧第2-6骨折”

    肺部:“双肺呼吸音粗,可闻及哮鸣音”,“双侧少量胸腔积液”

    腹部:“腹平软,右上腹有压痛,肠鸣音不亢,脾脏肿大,胆汁淤积”

    上肢:“右侧上肢明显肿胀,皮肤撕脱伤,伤口长约10cm,广泛皮肤擦挫伤,多处浅表皮肤裂口,肘后可见2cm及3cm渗血不止”“双手均局部青紫肿胀”

    下肢:“右膝活动受损,右膝皮肤撕脱伤,伤口长约20cm,肌层外露”“右侧髌骨内缘及右股骨下端骨折”“多处皮肤浅表挫伤”

    第二轮手术结束,妈妈被推回骨科病房。毕竟失血量过多、受伤部位过多,我向医院申请ICU。赵文昊的父亲赵国民瞅了瞅:“这要进重症室?”正是这句蔑视生命的话,暴露了接下来的沟通过程中,赵国民的无赖无良的本性。

    ICU医生评估了伤势后,同意接收妈妈。为了增加安全生还的概率,为了得到24小时严密监护治疗,我不得不让妈妈独自一人在二楼熬过危险期。

    22点多,赵国民坐在爸爸床边:“我们负全责。车上安装了行车记录仪,你们放心。我的车险100万,你们先垫付。我们不能垫付,垫付是违法的。护工你们请。”

    听闻此语,我的同事单独找赵国民协商医药费。而赵国民则表示让我方积极配合保险,争取全额赔付。赵国民重申:除了保险,自家不会出一分钱。几个回合的沟通,当晚,赵国民仅就爸爸账户预存了5000元,而处于抢救状态的妈妈账户预存为0。

    赵国民面对我家亲戚,则透露“认识医院几个科室主任,也认识交警、公安局的,市里有几套房子,可以保障救治。明天就能出诊断证明结案。”

    那是一种怎样的沟通情形?反正躺在ICU亟待救治的是你的亲妈!反正我有钱有权有关系,不怕!我不垫付你能把我怎样?

    肇事者赵文昊

    第二轮抢救的等待,焦虑心塞。

    赵文昊在手术室外从哭到笑的转变,不足一分钟。

    他在医生面前唯唯诺诺,却在我家人面前顽皮赖骨。

    他问我:“你怎么那么想让我坐牢?”这句突兀的话,问了两次后,不禁让我生疑:我希望你和你家里能够及时垫付医药费,治好我爸我妈,什么时候提到让你坐牢?只有酒驾醉驾才会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他甚至阴阳怪气地说:“你自己没挣钱吗?怎么不拿钱给医院?你为什么不敢找我爸?”

    躺在骨科病床的爸爸,“左侧多根肋骨骨折”“双肺挫伤,左侧胸腔积液”“左足第5跖骨基底部骨折”。几乎每晚,爸爸都被断骨之痛折磨到虚脱,病床前曾数次引来大量病友围观。每隔半小时,不分昼夜,爸爸需要靠吸管补充水分。

    还在ICU的妈妈,并未挣脱死神的威胁。浑身上下插满各种仪器管子和输液管子。头部肿得分不清五官。右手肿胀青紫异常。右脚手术后还在排淤血。探视时,妈妈则经常处于昏睡状态中。

    面对如此严重病情的双亲,我在爸爸病房里跟赵文昊电话沟通医药费。赵文昊哼了一声:“你为什么不让你爸你妈来找我,你要在中间横插一杠子?”手机开了外放,病房里的龙叔叔和胡叔叔听不下去,指责赵文昊太欺负人。赵文昊惊觉有他人,随即挂断电话。这次之后,再也不接去电。

    赵文昊主动的一跪,我曾天真地认为是对事故的担当。后来的对话证明那只是他害怕挨揍。在赵国民从现场赶到医院前,他非常聪明地选择暂时的示弱,让我们错信了他!

    国庆假期结束,作为1993年出生、已不需要监护人且已参加工作的赵文昊,对我受害方没有任何交代,径自回去上班,仿佛这场曾经危及我的双亲生命的车祸与他毫不相干。

    肇事者赵文昊妈妈

    车祸发生时,赵妈妈也坐在肇事车里。

    刹车后,赵妈妈站在车旁,离着20多米,眼睁睁地看着我的爸爸妈妈濒临死神的考验。救护车抢救时,赵妈妈径自回到车里坐着。

    赵妈妈的应激行为,很多病友形容为“见死不救”。

    我无法想象,赵妈妈的心是有多冷多硬,才能“见死不救”?

    肇事车主赵国民

    车祸发生后,赵文昊第一时间给自己的父亲赵国民打电话,并不报警。约莫十几分钟,赵国民带着3个朋友来到事故现场;然而,交警此时依然没来,因为信息并未公开,我不确定此时赵国民是否报警。

    救护车接走爸爸妈妈后,只有公路巡警(人数不详)和赵国民等留在现场,交警并未赶到。

    或许就是这段“空白”时间,赵国民趁机拆了行车记录仪。交警曾询问过车上有没有安装行车记录仪,而赵国民矢口否认他在医院对我方提到了行车记录仪。

    赵国民反反复复的言语矛盾,不止体现在行车记录仪的有无。

    一、CT片子

    以交警办案为由,赵国民要求医生交出妈妈所有的CT片子给他带走。经核实,办案交警需要的是妈妈和爸爸的病情诊断。很不凑巧,妈妈遗失了刚做完检查的两张CT片子,以至于医院重新开了证明才得以打印留存。

    二、保险

    赵国民在不同场合扬言车险额度为100万,完全可以覆盖我爸我妈的治疗费用。但妈妈病情复杂,治疗费用尚不确定,保险公司如何核对赔偿金额呢?毫无医学依据的判断,只能说明赵国民推脱责任。

    经过律师取证的平安保单,信息显示总共62万。

     10月2号上午,平安产险人员曾佳达来到医院爸爸病房,不拍照记录受伤部位、不询问受伤机制、不讲解理赔流程,拿着一份协议直接让我签字。当我看到“协商私了”等字眼时,把协议还给了曾佳达,带着曾佳达进入ICU。但是,曾佳达没有出示工作证件,违反医院规定,妈妈的病情诊断证明最终没能开取。此时,妈妈还在与死神抗争。

    过后,曾佳达似是有意避开我,一会要我爸妈的身份证信息,一会要CT片子,但从未采集此次车祸信息,甚至有平安同事谎称赵国民已垫付8万医药费,仁至义尽。

    爸爸让曾佳达直接联系我,曾佳达却反咬我,称我不配合理赔。难道签了私了协议,就是配合?

    我的妈妈,自我记事起,顶着愚昧无知的施压,救过6位待产孕妇,等同救过12条生命。平日别家急事急病,妈妈使出浑身解数也要帮忙。车祸不幸,冥冥之中,许是观音菩萨庇佑,护了妈妈。谁能被外力撞击腾空后,在遍布钢筋水泥、废弃石板、粗糙沙砾的坡体中连番七八个跟斗还能抢救生还?

    我的爸爸,是我们村第一位乡村医生。40多年的勤恳艰辛,竭尽全力守护父老乡亲的健康。田间劳作,时常有人被蛇咬伤,爸爸获悉,立刻独自上山挖寻草药,捣药敷药义务救治。遇到斗殴,时常有人被刀具所伤,爸爸则紧急消毒器械,局麻后义务缝合伤口。对于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爸爸则定期检查记录,并给出建议。车祸当天上午,爸爸还在建立月度村民健康档案:纯手工填表。

    上天垂怜!爸爸妈妈的前半生,总在世间成全圆满。难道两条善良无辜的性命,活该私了,不应该被法律公正对待?

    亲戚们曾心平气和地沟通过5次,希望赵国民能够及时垫付医药费,不能停药。而每一次,赵国民竟然凶巴巴地质问:“你是肖松林的什么人?怎么?你要为他们家出头露面?”

    最后一次与赵国民沟通,是在112日。这位回龙镇独尊山村村书记,公开拥有果园和养殖场,曾受到国家林地赔偿款几百万,却哭丧着脸告诉我没钱。而他的家,独栋二层小楼外加一层平房。楼里家具考究,足以显示主人殷实的经济能力。闻讯而来的赵国民的某位朋友,直接说:“他认识省委书记,有关系。你有关系吗?没有关系,就要想办法管他要钱救你妈。”从同村村民了解,赵国民生活富裕,时常走动地方关系。

    这次,我彻底寒心:有钱有势,真的可以杀命!

    但无论如何,哪怕借高利贷,我也要治好我的爸爸妈妈!

    三、白蛋白

    10月1日23点多,妈妈的检验报告项目里红细胞2.7(3.5-5.0),白细胞18.1(4-10),血红蛋白83(110-150),白蛋白19.7(35-55),球蛋白9.5(20-40),钾离子3.65(3.8-5.4)。遵医嘱,要在2号8点前至少送4瓶白蛋白到ICU。

    当我向赵国民追问此项费用开销时,赵国民却扭曲成私自给妈妈补给营养品!若非失血过多引起持续性休克、脑部及各器官青紫血肿,能连续三天输液16瓶白蛋白?

    四、身份

    赵国民多次在电话里辱骂我,认为我没资格与他说话。

    是的,作为一名北漂的互联网从业者,素来与政治无瓜葛,比不得村支书,上可达政府,下可令百姓。

    但自古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至今,我也想不明白:

    为什么这次特大事故,交警花了几乎1个半小时到达现场?

    为什么交警没有在车祸后赶去医院查验赵文昊是否酒驾并检查驾驶证?

    为什么交警第一次见我的父母是在10月26日录口供的当天?

    为什么10月23日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至今没能依此下发事故责任认定书?

    为什么11月1日拿到事故处理通知书的印章日期是10月26日?而10月26日接近18点左右,爸妈才刚刚录完口供。

    为什么肇事车辆在责任认定书下达之前、录口供当天就被提走了?

    肇事者姐姐赵晓灿

    我与赵晓灿仅仅接触两次。

    第一次是在10月1日晚。不似赵国民满嘴谎话,赵晓灿平静地答应2号早上请护工。但2号一整天,我为妈妈的病危奔波于ICU和骨科,爸爸则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连喝口水也是好心病患家属帮忙。护工,并没有如约而至。

    第二次相见,同是领取司法鉴定意见书。10月25日下午14点半左右,赵晓灿面目狰狞,在黄冈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交通事故处理大队对我进行两次殴打,两拳落在我的左太阳穴、三巴掌甩过天门盖。逃跑之余,赵晓灿除了侮辱我“有本事找野男人打我啊,你给我小心点,小心我弄死你!”还诅咒我的妈妈为什么当场没被撞死,死了一了百了。

    自赵文昊109日回去上海,赵国民称都由赵晓灿去医院缴费。当时爸爸的账户已经欠费三天。赵晓灿动手打我的起因,仅仅是我想问问她为什么没有按照约定缴费。谁给赵晓灿的胆,让她在执法机构使用暴力?

    新港路派出所接案后,积极取证,查实我的所述与赵晓灿的供述没有出入。按照治安管理条例,准备拘留赵晓灿。但赵晓灿提供新生儿《出生医学证明》,表示自己处于哺乳期。只是,这份新生儿《出生医学证明》的真伪,如何分辨?直到此刻,我恍然大悟:殴打我是有预谋的。倘若我正当防卫,将我打死,法律也无法制裁哺乳期妇女!

    “一孕三傻”,不适用于赵晓灿;“有了孩子的女性,心底会变得柔软慈悲。”,同样不适用于赵晓灿。

    自赵晓灿蓄意打伤我头部之后,左太阳穴不间断跳动,每天凌晨2点,右耳总是嗡嗡耳鸣,大约持续一个多小时才消失。

    肇事者姑妈赵某氏

    10月29日10点左右,我回家做饭,赵文昊姑妈赵某氏带着曾佳达来到医院。据病房阿姨和舅姥爷讲,衣着考究、妆容精致的赵某氏,以命令的口吻,让正在打点滴的妈妈找医院开出院小结,否则再也不出钱医治,也甭想走保险理赔。换言之,我们自己有钱自己治,没钱就等死!如此泯灭良知的威胁,引起病房另外两位阿姨和舅姥爷的齐声声讨,赵某氏待不下去,又转向爸爸病房,同样,爸爸病房的叔叔们纷纷谴责。不垫付医药费就算了,为什么还要颐指气使在医院呵斥我的爸爸妈妈?

    临走,赵某氏说:“我家赵文昊刚参加工作,不能被你们给耽误。”

    耽误?到底是谁耽误了谁?

    我的弟弟,为了照顾一家人的健康饮食,不得不辞掉工作。过去的69天里,每天两趟往返于家和医院。可去年,刚过春节,弟弟大病一场,几经周折,历时大半年才治愈。

    而我自己,被迫请退员工,停止公司所有运营。曾经与吴在天、李红玲、李明轩等导师的合作,无限期推迟。响应光谷政策感召,9月刚回湖北创业的我,人生被双亲的车祸残忍清零。今年的6月,参加长江商学院举办的2017年女性领导力论坛,IBM大中华区首席营销官周忆成了我的偶像。尽管我坚持坚信越挫越勇,但我从来没有底气如周忆般“永不言败”。晓晓和我约定三年后一定要成为长江商学院的学员,多年前,复试北大学硕研究生失败后,不敢轻言目标。我已31岁啊,青春已逝,再次突破生命的喜悦,需要怎样的定力与努力!

    每每看到跛脚的爸爸搀着脖子僵直的妈妈在医院走廊锻炼,我都会躲到无人的角落大哭一场。妈妈走路颤巍巍,跟刚学步的宝宝没什么两样,身边时刻需要人守护以防摔倒。爸爸若是卧床,没有弟弟的把扶,靠右臂和大脑才能撑着坐起。爸爸妈妈的日常洗漱,都由我帮忙完成。

    没日没夜,不知床的安稳,不知深度睡眠。

    赵文昊心安理得上班,赵国民和家人若无其事生活。医药费在赵某氏下通牒后,全部我们自己垫付。

    可我们一家四口,囚困于医院。我和弟弟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工作。

    朋友们分享着工作上的点滴积累,那种隔离感:是被猛地甩出了银河系的隔离感。

    究竟,谁在耽误谁?

    赵勇被黄淑芬耗了两年多。很不幸,赵父的生命真真耗没了。父子一场,非自然老化的死别,悲痛将煎熬着余生。

    赵勇又是幸运的,得到了迟来的正义支持。

    也许我的发声是无力的,可我的爸爸妈妈承受着骨折之痛、嗜睡之害、近事遗忘之苦啊。时至今日,这起交通事故,似乎被赵国民身后的某种力量施压干预,但凡懂得人情世故,都懂其中蹊跷。

    而我,是爸爸妈妈的孩子,绝不能被动着耗下去。十九大报告里提到“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我们就要坚决防范和纠正什么。”“绝不允许以言代法、以权压法、逐利违法、徇私枉法。”

    奋斗人间31年,我谨以人格和物证担保以上所述的真实性。


肇事方独尊山村支书赵国民向车祸受害方叫嚣:我省里有关系,有本事你告我啊!_ 今日关注网 - 今日关注网资讯门户  http://www.jrgzhw.cn/News/1/15821.html
 

  • 责编:编辑部